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_科幻焦点_申博官赌场规则
主页 > 科幻焦点 >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

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

154℃ 723评论
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【破茧而出三之一】曾半夜起床每日工作15小时电台主持人菲普靠

说起话来带有浓浓的大马式英语腔,他是许多本地听众都熟悉的英语电台主持人菲普(Phat Fabes),他现年47岁,已入行21年,是名副其实的资深广播人。

“我读了两年的法律系后就停学,然后就开始当唱片骑师(DJ),约10年后才当上电台主持人。”

顶着光头的菲普说话风趣,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幽默大师,但在笑容的背后,他也是在不断的碰碰撞撞中磨练出这项长处。

他说,他是在16岁那一年开始到酒吧和歌舞厅工作。当时,毫无社会经验的他是被一名好心老闆聘僱,才得以当上唱片骑师。

“那个年代的唱片骑师主要工作就是娱乐酒吧里的顾客,而我们的工作除了播放音乐,还得和台下观众互动,并和大伙儿聊天,逗大家笑,甚至邀大家跳舞。不过,现代唱片骑师的工作似乎较简单,他们只需懂得玩音乐就可以了,在工作期间,他们只需让音乐代替言语和动作即可。所幸我本身就喜欢娱乐大众,相信那也是我当初入行的主要原因吧。”

当年,他的工作地点多落在吉隆坡市中心,但他却住在巴生,因此,他唯有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。

他说,一般公共交通工具只行驶至午夜12点左右,而他每天凌晨3点才下班,于是,他每天下班后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在嘛嘛档里等天亮,直到巴士于早上约5点开到时,他才步伐蹒跚的踏上归途。

被欠薪只能喝温水充饥

“有一次,我身上的钱只够我搭巴士,连到嘛嘛档点热茶的钱也没有,我只好一个人躺在空蕩蕩的长凳上等巴士,等着等着便睡着了。待我起身时,巴士站早已挤满人,我只好狼狈地整理凌乱的头髮,然后匆匆忙忙搭巴士回家。”

他披露,当时,他还在大专院校修读法律系课程,于是,半工半读的他每天回家小睡片刻后,便又起床上学。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那一段日子的。我相信是我对唱片骑师这份工作的热忱,驱使我一直咬紧牙龈撑下去。”

后来,他和朋友到南马工作了一段时间,但年纪轻轻的他们却遭上司欺压。“老闆拖欠我们3个月的薪水,我们也不知道该怎幺办。后来,我们身上没钱了,我们只得连续4天喝温水充饥。由于我们饿得有气无力,终于有一位前辈发现我们不对劲,并代我们出头向老闆讨薪水,我们才得以领回被拖欠的薪水。”

学习适应隔空互动方式

 

半工半读数年后,菲普在“娱乐圈”的人脉也渐渐建立起来。1996年,广播界一名着名电台製作人看到他的潜力后,力邀他加入电台工作,他也兴奋地马上答应。

 

“电台节目主持人和唱片骑师的工作性质有别。前者需以‘一对一’的说话方式和听众聊天,所以,我们很少用‘你们’或‘大家’的字眼,而需多用‘你’这个代名词。由于电台主持人无法和观众直接互动,因此,我们也无法得知听众的即席反应。”

 

他说,也因为无法和听众直接互动,所以,电台主持人难以即席得知观众是否喜欢他们的主持方式。

 

起初,他根本无法适应对着空气与听众互动的方式,直到一段时间后才渐渐适应。

 

“在网络发展还未普及之前,电台是大众的主要精神粮食之一。当年的广播节目一开播,广播室内的电话线就马上变热线,因为许多听众都争着打进来。不过,一般电台都会先过滤了听众的谈话后,才播出他们的谈话。换句话说,听众通过电话发表的看法,会在他们发言12秒后才播出,以免误播一些刻意拨电来捣乱的滋事分子的谈话。”

 

跨界当电视主持人

 

在广播界累积数十年经验后,菲普终得以跨界走到电视荧幕前当主持人。

 

“我说的并非字正腔圆的英语,所以,我在电视台主持节目初期,曾接到不少观众的投诉,他们指责我用随性的马来西亚式英语来主持节目。不过,我还是选择坚持自己的风格,因为我觉得这类腔调的英语更为‘亲民’,数月后,一些观众反而开始讚扬我做自己的态度。”

 

他说,从事广播业者除了需有口才,还得有健康的心理素质。“一昧的追求人气和金钱,并不能让广播事业持久。我本身在这一行也走得不容易,但我还是坚持下去。”

 

身为一名吃过不少苦头的广播人,他明白媒体行业的辛苦,也曾在年轻时走过好几年的荆棘之途,但无论再怎幺困难,他还是咬紧牙龈熬下去。

 

“对梦想和事业的热忱让我得以坚持下去。”虽然如今已熬过难关,但那些年在嘛嘛档苦等巴士,以及没钱吃饭的日子,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,不断的提醒他珍惜眼前得来不易的一切。

 

女医生哭诉丈夫不回家

 

虽然菲普主持的节目多是性质轻鬆的音乐节目,但他仍不时接到一些“怪听众”的来电。

 

他说,有一次,一名女听众拨通电话后,在电话另一端哭得不能自已。“她说,她是一个远嫁到马来西亚的女医生,但抵马后却被禁止工作,她只好每天在家里照顾孩子。她哭诉说,她的丈夫常常不回家,并指她当时因心情不好已喝了好几杯酒。语毕,她便挂断电话。”

 

他说,由于那个女听众是在谈话中途突然挂断电话,因此,他根本来不及安慰她,而他后来也很担心对方会做傻事。

 

“接到这类来电时,我心里难免起鸡皮疙瘩,且不知如何是好。那个年代的电话还无法显示来电者的电话号码,所以,我们也无法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,以採取进一步行动。其实,我在接听那通电话后,心里一直很不安,并一直在想对方是否安然无恙,可惜后来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。”

 

还有一次,有一名男听众拨通电台的电话后,竟威胁菲普必须播放他选定的歌曲,否则,他便自杀,结果,菲普为此感到慌张不已。但在数分钟后,电话另一端却传来一阵笑声,原来那只是一场恶作剧。

 

他披露,他在广播生涯里遇到的奇人怪事不少,所以,他如今已习以为常。

 

主持早晨节目成台柱

 

打拚多年后,菲普入驻一家着名的私营电台并主持早晨节目,成为电台的台柱之一。

 

“那是最煎熬的一段时期。虽说那也是我的广播事业的高峰期,但在那7年期间,我却熬得非常辛苦。”

 

他说,早晨时段可说是电台的黄金时段,因为大部分上班族都会在上班途中收听广播节目,所以,每一家电台都极度重视早晨时段的节目。

 

“当时,我每天凌晨3点就起身漱洗和吃早餐,然后就到电台準备当天的节目流程。直到节目于上午10点结束后,我们还得开会,下午还需参加录音等工作,晚上偶尔还得出席晚宴。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约15小时,那是一份没有私人生活的工作。”

 

在那7年期间,由于他的生活作息不固定,以致他的健康受到影响。过后,在忍无可忍下,他毅然决定离开,并跳槽到另一家电台,负责音乐类别节目至今。“我喜欢现在所主持的节目,至少生活不再像过去那样紧凑。”

「粉丝」邀当婚礼主持人

菲普说,广播界的竞争相当激烈,若要在里头生存,便得花上不少力气,且需靠运气。

“你可从中赚取相当可观的收入,也可能因此成为大红人,但这些都不能确保你在广播界的持久性,唯有热忱才能让你走得更远。”

入行二十多年的菲普,积累了不少“粉丝”,他说,有些“粉丝”是自他入行时便开始支持他,有者后来更成了他的好朋友。

“我们就像朋友一样。有些‘粉丝’还会在结婚时,邀请我到他们的婚礼当主持人。”

他指出,在社交媒体逐渐成了主流的时代,主持人说话的方式必须谨慎,否则将会被网民攻击得体无完肤。“以前可以很轻鬆地开玩笑,但现在说每一句笑话之前,都必须先三思,否则很可能会被网民指责我们歧视他人。”

上一篇: 下一篇: